全新环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新闻 > 热点新闻

荣誉资质更多>>

PM2.5超标一倍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10-24 被访问
 空气污染致死被研究证实:以PM10计,中国每年“早死”的人数可能达35万至40万;以PM2.5计,仅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每年“早死”人数就达8000余人。

呼吸本身不能杀死人,但污染严重的空气有时可以。

2012年12月18日,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和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共同发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如果2012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城市空气质量相对于2010年没有改善,因PM2.5污染造成的“早死”人数将达8572人,因“早死”而致的经济损失达68亿元人民币。
报告题为《危险的呼吸——PM2.5的健康危害和经济损失评估研究》,这是中国第一份公开发表的空气污染致人死亡研究报告。报告发表后,在公众中反响巨大。
12月19日下午,财新记者采访了上述报告的第一作者潘小川、第二作者李国星。潘小川是北大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劳动卫生与环境卫生学系副主任、博士生导师,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为“室内外空气污染对人群健康影响的定量评价及方法、环境污染健康风险评价及方法学”;李国星为该学院博士。
潘小川告诉财新记者,报告所称的“过早死”实际是指超额死亡,不是统计学意义上的“没有达到平均寿命的过早死亡”。所谓超额死亡是一种计算在某种因素作用下的死亡率的概念。正常情况下,人类的死亡数量会保持一定的节律,但由于某种因素影响,这种节律就会被打乱,使死亡人数增加。此次报告中提到的“早死”是指完全由于PM2.5增加所造成的超额死亡。潘小川称:“我们所用的研究方法是定量评价,从环境流行病学的角度,采用时间序列模型。这是国际上常用、非常标准的通用方法。”
潘小川还透露了一个事实,上述研究仅是中国首份公开发表的空气污染致人死亡报告,并不是首份报告。
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和当时的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共同进行了一项研究,形成的结论之一是:以PM10为指标衡量的空气污染,每年在中国导致35万至40万人“早死”。作为参与该研究的中方专家,潘小川表示,因为种种原因,报告中的死亡人数最终没有公开发表。
潘小川指出,空气污染致人死亡仅是其严重后果之一,污染还会致人生病,导致大额的经济损失。这些均有待进一步研究。


空气杀手

潘小川说,正常情况下总会有人死亡,但肯定有一个正常死亡的基数。团队在做这项研究时,控制其他因素,得出科学意义上的与PM2.5有关的超额死亡数。
潘小川强调,研究团队的数据来源真实可靠。先利用四个城市2004年到2009年间的PM2.5研究性监测数据,以及同期疾病控制中心统计的呼吸系统疾病、循环系统疾病等病因死亡数据,建立相关暴露反应关系模型和健康经济损失计算模型,并根据2010年公开的PM2.5数据,对与之关联的超额死亡数量和经济损失进行了估算。
最终公开发布的报告显示,经测算,2010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地因PM2.5污染导致超额死亡人数分别为2349人、2980人、1715人、726人,共计7770人,经济损失分别为18.6亿元、23.7亿元、13.6亿元、5.8亿元,共计61.7亿元。
一向被认为空气较好的上海和广州,在空气污染造成健康和经济损失方面,并不比北京、西安等空气质量总体较差的地区少。潘小川表示,空气质量越好的地方,暴露反应关系会更加敏感。
报告研究结果则显示,控制空气污染,降低PM2.5浓度,将有效改善公众健康和挽回经济损失。
如果空气质量有所改善,PM2.5能够达到年均35微克/立方米或年均15微克/立方米(即中国将于2014年开始执行的《空气质量标准》中规定的二级或一级空气标准),四地的“过早死亡”人数就会出现显著下降。
如果当年空气污染降至PM2.5含量10微克/立方米,即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时,四地“早死”人数则可实现高达81%的降幅。


坏空气的代价

因空气污染“早死”,只是PM2.5带来健康影响的冰山一角。
研究人员称,由于研究数据和资源的限制,本次研究中只计算了空气污染的急性效应,即空气污染与死亡率短时间内的关联,并未将PM2.5污染带来的慢性健康损失包括进去。
研究报告指出,PM2.5的健康效应体现在四个方面。首先是肺部损害,PM2.5进入机体后主要通过炎症反应和氧化应激对肺部造成损害,带来多种疾病。其次,PM2.5通过多个途径影响心血管系统的正常功能。第三是PM2.5中的重金属元素对健康有各种损害。第四是PM2.5吸附的一些物质可能致癌。
上述慢性健康损失虽多不直接致死,但却导致人体健康损失以及公众经济损失。李国星说,如果能够获取更加细致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和疾病、死亡数据,更进一步的研究就可以展开。
客观地讲,无论是四个城市的8000余人,还是世界银行统计的35万至4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考虑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都并不算夸张。以2010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地的因PM2.5污染所致“早死”人数为例,其仅占当年总死亡人数的百分比不到2%。
两位学者也指出,空气污染虽然带来诸多损失,但与营养、行为等其他因素的影响相比,空气污染的“杀手级别”还远远排在后面。但并不意味着,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可以被忽略。
以北京为例,2012年初,按北京市政府最新公布的方案,北京最早到2030年空气质量才能达到PM2.5年均浓度每立方米35微克的达标标准。北京市环保局前副局长杜少中此前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北京的PM2.5在18年后达标,已属奇迹。
“按照近期颁布的国家规划,中国大部分超标城市需要至少20年来把空气质量治理到国家二级标准。”“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周嵘说,“但中国的公众等不起20年。”


雪藏的数字

潘小川透露,早在2007年,中国环保部的前身国家环保总局就和世界银行进行了一项合作研究,以可吸入颗粒物PM10为污染指标,做过与潘小川此次研究类似的工作。
当时的世界银行中国办公室负责人杜大伟曾在一份正式声明中介绍这次研究。他说,中国政府曾在2003年向世界银行提出对中国的环境、空气和水污染造成的损失,包括对健康的影响做一个估算。基于这个要求,世界银行开展了这项题为《污染的负担在中国》(Cost of pollution in China)的研究。
这项研究耗时数年,于2007年结题。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所做的关于环境污染的经济损失和健康影响的最全面的一份报告。”杜大伟在声明中表示,这个研究项目建立在近年来进行的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特别是建立在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卫生部和水利部的研究基础上的。
然而,这个报告的中文版本从未面世。参与研究的潘小川告诉财新记者,当时的研究结论,是中国每年因为空气污染导致“过早死亡”近40万例。
另一位参加了这项世行研究的环境专家亦向财新记者证实,当时的研究结论确实显示,每年中国有35万至40万人因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这位来自环保部门官方研究机构的专家表示,因为“过于敏感”,数字被环保部门雪藏。
财新记者从世界银行的网站下载了是次研究的英文报告,其长达151页。在报告的第四章中,称空气污染带来的疾病给中国造成经济损失高达2318亿元,但未提及“过早死亡”人数。
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多家外国媒体后来报道,世界银行迫于压力,删去了关于空气污染所致“过早死亡”人数的内容。
结束采访时,潘小川表示,据统计
空气污染损失尤其是健康损失,本是卫生、环保部门的分内事。但中国空气质量、健康统计等数据的长期不透明,官方更是讳谈污染损失。因此,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污染损失方面的研究,数量和质量上都差距很大。

上一篇:儿童家具不可儿戏下一篇:节能环保:未来的支柱产业
更多